童话故事

新东方网 >> 学习工具 >> 童话故事 >> 苏俄文学>> 全不知游绿城

热门搜索: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伊索寓言白雪公主七个小矮人人鱼公主小红帽小白兔

全不知游绿城

时间:2011-01-29 12:28:46

分享到:
当小螺丝和小凿子为锡焊烙铁而在风筝城奔波的时候,绿城发生了重大的事件。当天早晨小锡管回完了小雪花的画像。他为这件事几乎花了两个小时,可是画出来的像却跟活的一样。画得惊人的相似。尽管有人说画像上的小雪花比真人还好,但这是不对的。小雪花根本不需要画家对她着意粉饰。如果说小锡管善于把她的特征美画得更清楚、更鲜明、更有表现力,那也正是对绘画这一真正艺术的要求嘛。   画像挂在楼下房间的墙上,为的是让愿意看的人都能看到。应该说,愿意看的是不乏其人的。所有见到这张画像的人都想让小锡管也给她画一张,然而小雪花却不放任何人上二楼,因为小锡管这时正在给蓝眼睛画像,外人会对他有所妨碍。   全不知在楼上闲着没事,给小锡管出着各种各样没有必要的主意,来表明他仿佛对绘画懂得颇多,这时他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声。   “这里是什么喧闹声!吵什么!”他一边下楼梯一边喊道,“喂,解散回家!”   可怜的女孩子们听到这样粗暴的话语.甚至不认为有必要生气.因为她们想找到画家的愿望太强烈了。相反,她们从四面八方把全不知围起来,把他叫作亲爱的小全不知,求他不要赶她们。   “喂,排好队!”全不知一边推搡着女孩子,把她们挤到墙根,一边喊道,“排队,跟你们说呢,要不然我把你们全赶走!”   “啊,您多么粗野呀,全不知!”小雪花高声说,“难道可以这样吗!我简直替您害臊。”   “没关系。”全不知答。   这时候又有一个女孩子轻快地跑进屋来,她利用大家纷乱的机会悄悄溜到通往楼上的楼梯旁。全不知一看就向她冲去,打算粗暴地抓住她的胳膊,然而她却停下脚步,傲慢地礁了全不知一眼,坚决地在他鼻子前边摇晃着手指头说:“喂,慢着!我可以不排队,我是诗人!”   全不知遇到这样出其不意的反击,惊奇得咧开嘴,而诗人则趁着他仓皇失措的工夫转回身,从容不迫地向楼梯走去。   “她怎么说的?她是什么人?”全不知慌乱地指着楼梯那边问。   “诗人,写诗的。”女孩子们解释说。   “啊……”全不知拖着长腔说,“没什么了不起嘛。我们也有个诗人,以前是我的学生。从前我教过他做诗,现在他自己也会做啦。”   “啊呀,多有意思呀!这么说,您也当过诗人喽!”   “当过。”   “啊呀,您多有才能啊!您又当过画家,又当过诗人……”   “还当过音乐家哩。”全不知骄傲地补充道。   “给我们读一首您做的诗吧。”   “以后再说,以后。”全不知装作忙得要命的样子说。   “你们的诗人叫什么名字?”   “他叫小花朵。”   “噢,真有意思!”女孩子们拍起巴掌来,“你们的男诗人叫小花朵,我们的女诗人叫美花朵。不是挺象的吗?”   “是有点儿象。”全不知同意地说。   “您喜欢这个名字吗?”   “挺不错的。”   “她做的诗才好哪!”女孩子们说,“啊,多美的诗啊!您到楼上去,她大概会给您读自己写的诗的。您喜欢不喜欢她的诗,这是很有意思的。”   “好吧,那就上楼吧。”全不知同意了。   他来到楼上的时候,小锡管快把蓝眼睛的像画完了,美花朵挨着小弦琴坐在沙发上,同他谈论着音乐。全不知倒背着双手在屋里踱来踱去,不时斜眼往女诗人那边看着。   “您干嘛在这儿走来走去,象个钟摆似的?”美花朵对全不知说。“您坐下吧,要不然您让人家眼睛都发花啦。”   “您不要在这儿发号施令,”全不知粗鲁地回答说,“我要命令小锡管,不让他给您画像!”   “是这样啊!他真能向您下命令吗?”美花朵转身问小锡管。   “能,他在我们这儿什么都能。”正在拿画笔用心工作的小锡管根本没听见全不知说的什么。   “当然能啦,”全不知肯定地说,“所有的人都得听我的,因为我是头儿。”   美花朵一听全不知在男孩子中间享有这样的权力,于是决定向他讨好:“请问,气球好象是您想出来的吧?”   “那还能是谁!”   “等以后我写一首关于您的诗。”   “非常需要!”全不知噗哧笑了。   “那还用说!”美花朵象唱歌似的说。“您是不知道我做的诗有多好啊。您想听我给您念一首吗?”   “好吧,您念吧。”全不知宽厚地同意道。   “我给您念一首前不久写的关于蚊子的诗吧。您请听:   一只蚊子被我捉到啦,   哒啦,哒啦,哒啦啦!   我爱蚊子呀,   哒啦,哒啦,哒啦啦!   然而蚊子发愁啦,   蚊子可怜啊。   不,我最好是抓……   抓上一只蚂蚁吧。   小蚂蚁也发愁啦,   它也喜欢蹓跶呀。   我同它们折腾够啦   应该看书啦。”   “好啊,好啊!”小锡管高声说,还拍起巴掌。   “非常好的诗,”小弦琴赞许说,“诗里不仅谈到蚊子,还谈到应该看书。这是一首有益的诗啊。”   “你们再听—首。”诗人说着又念了一首。这首诗中谈的已经不是蚊子,而是蜻蜓了,结尾时已经不是“应该看书啦”,而是“应该缝连衣裙啦”。   接着念的是关于准星的诗,结束句是“应该洗手啦”。最后念的诗是“应该扫地毯啦”。   这时候,小锡管已把蓝眼睛的肖像画完。大家围在画像周围,表达着自己的喜悦:“美极了!妙极了!真迷人啊!”   “亲爱的,您不能把我也画成穿蓝色连衣裙吗?”美花朵对小锡管说。   “怎么是蓝色的,您不是穿着绿色连衣裙吗?”小锡管困惑地问。   “吓,亲爱的,您反正都一样。连衣裙是绿的,您画成蓝的嘛。如果我知道蓝眼睛穿蓝色连衣裙画得这么好,我也会穿蓝连衣裙的。”   “好吧。”小锡管同意了。   “我的眼睛,请您给画成天蓝色的吧。”   “您的眼睛是褐色的呀。”小锡管反对说。   “喏,亲爱的,您这费什么事?您既然可以把绿连衣裙画成蓝的,为什么就不可以把褐色眼睛画成天蓝的呢?”   “这有差别,”小锡管回答说,“您如果愿意,您可以穿上蓝色连衣裙;然而不论您多么愿意却不能给自己安上天蓝色眼睛。”   “咳,是这样啊!那么您就画褐色眼睛,但要把它画得大一点。”   “您的眼睛本来就挺大的。”   “喏,再稍微大—点点,我希望眼睛大一些。睫毛也请画得长一点儿。”   “行啊。”   “头发要画成金色的。我的头发差不多是金色的嘛!”美花朵用央告的声音请求着。   “可以。”小锡管同意了。   他动手画诗人,诗人则不停地跳起来,跑到画前喊着:“眼睛再稍微大一点!再大一点,再大一点,再大一点,睫毛再加长一点!嘴再稍微小一点……再小一点,再小一点!”   结果,画像上的眼睛画得空前的大,嘴小得象大头钉帽。头发似乎是纯金做的。整幅画与真人根本不象。然而女诗人却非常喜欢这幅画,她说,再好的画像她也不要了。

相关推荐

上一篇:全不知游绿城 下一篇:全不知游绿城

泡泡少儿热门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