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故事

新东方网 >> 学习工具 >> 童话故事 >> 日本童话>> 鳄鱼老师

热门搜索: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伊索寓言白雪公主七个小矮人人鱼公主小红帽小白兔

鳄鱼老师

时间:2011-06-04 09:46:06

分享到:
南部的一座岛上有一条会变成人的鳄鱼,它变成人后干了许多的坏事。 (1)早晨的问候 天空阴沉沉的,好像马上就要下雨似的。 在这种天气里,光一家总要有一场争论。这场争论发生在出门之前,已 经成为一种惯例。 “上学带伞去!”妈妈对光一说道。 “不要紧的,过一会儿一定会晴的!”光一说着。 今天又是一场争论。 “我偏不带伞!”光一说道。因为刚才新闻节目播完之后广播了天气预 报,播音员说“今天阴转晴”。 可是,妈妈却这样说: “天气预报有时不准!阿光,你不是听了新闻广播了吗,有个国家在大 海中央进行原子弹爆炸试验,这场试验是以前的原子弹爆炸试验的十倍那么 大。这样的话,就影响了天气,天气肯定会变坏的。” 原子弹在大海中央爆炸,日本的沿海城市——光一家居住的地方是否会 下雨,对这一点光一丝毫不了解。 “不带伞,我不带,就是不带!”光一重复了三遍这句相同的话。 “好吧,随你便!被雨淋了,伤风感冒的话妈妈也不管你了。”妈妈气 乎乎地说着,她失望了。 然后,妈妈穿上自己的雨衣,提着手提包和一把红伞。 “走吧!”妈妈推着光一的肩膀,走出了公寓里的屋子。 锁好门后妈妈把钥匙放在光一的手心里。光一像往常一样把钥匙塞进自 己的裤兜里。 走到公寓的大门口,像雨点似的冰凉的东西打在俩人的脸上。 “你瞧!”妈妈望着灰色的天空说着: “这样子就是要下雨,还是带伞去的好。” “不会下雨的!”光一说着:“那一边的天空挺亮的,肯定是晴天!” 低垂的云间有条细细的缝,从那儿可以看到一小块蓝色的天空。这种蓝 色和平时所见的蔚蓝天空中的蓝色不一样,是浅蓝色的。 这块蓝色的天空刚刚诞生,不一会儿就会向四周展开。光一心想,这些 黑云一定会被驱散的。因此,他接着说道: “妈妈,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咱俩就打赌。天晴的话,妈妈就输了,那您 就给我买一样东西。如果下雨,我就输了,我给妈妈买样东西……” “你给妈妈买什么呢?”妈妈用一种似乎带有嘲笑的目光看着光一。 “当然是买一样好东西,现在说不出具体的名字来!” “好,说话算数!”妈妈兴奋地说着。 “要是下雨的话你可不准耍赖啊!” “我可不干那种卑鄙的事情,我身上确实带着钱哩!”说着,光一按了 按兜里的钱包。钱包里确实有六十五日元。 走到通向车站的大马路时,妈妈说道: “今天妈妈也许晚一点回家,肚子饿的话就吃面包吧!” “又要加班?” 妈妈点了点头。 听妈妈说要留下加班,光一马上想起了学习不好的同学放学后经常被老 师留下来加班学习的情景。 那些留下来的学生们羡慕地瞟一眼愉快地踏上回家归途的同学,然后又 慌慌张张地往作业本上写些什么。老师站在讲坛上,盯着每一个同学,脸色 比平时更加难看。 妈妈留下来加班是否也是这种情景呢?当然。公司里是不会有老师的。 但是,公司里有经理、副经理、董事等等,他们会狠狠地盯着想早点回家的 妈妈吧! “干吗要加班啊?” 光一忍不住问了一句。 “公司里现在很忙呀,正好是清理账目的时候。” “留下加班的只有妈妈一个人吗?” “不,大家都留下。男的还要住在公司里干活哩!” 听了妈妈的话,光一终于放心了。 不一会儿,俩人来到了十字路口,笔直往前走的话五分钟左右就可到达 车站。往左拐就是光一的学校。 “妈妈走了!”说着,妈妈拍了拍光一的肩膀。这时,妈妈那条路线的 绿灯亮了,她穿过了人行横道。 信号灯从黄的变成红的,又变成绿的,光一可以向左拐了。光一的妈妈 在马路对面一直看着光一过人行横道。从一年级的时候起,妈妈就是这样做 的。现在虽是三年级了,但妈妈担心光一会看错信号,仍然一直看着光一走 过人行道为止。 走过人行横道,光一向马路对面的妈妈招了招手。妈妈也挥了挥手,一 边挥手一边笑着。在光一的眼睛里,穿着白雨衣的妈妈显得特别漂亮。 光一和妈妈之间隔着一条十米左右宽的马路,翻斗车、公共汽车、小面 包车、自行车等川流不息地在马路上穿行,妨碍了光一和妈妈的早晨的问候。 妈妈的身影已看不见了,因此光一迈开脚步向学校走去。 突然,光一的脚步放慢了,他看看左面看看右面,看看上面看看下面。 反正是走得越慢越好,走到学校时间越长越好。学校是八点半开始上课,而 现在七点还不到。 光一的妈妈不这么早出门的话,就来不及赶到位于东京的公司上班。但 光一的学校就在自己居住的区域里,在这个时间里可以在家里看看电视什么 的。 然而,光一觉得与其一个人呆在妈妈不在身边的公寓里,还不如和妈妈 一起出门为好,这样更加愉快一些。但是,除光一以外这么早上学的学生一 个也没有,马路两边的商店还都关着门。 不管光一怎样东张西望,能吸引他停住脚步的东西一样也没有。 眼看就要下雨了,光一不能比目前的速度走得再慢了。如果参加“慢走 竞赛”的话,这种速度准能获奖。 跨进空无一人的校门,光一总要产生一些奇怪的想法。好像觉得老师、 同学们屏着气隐蔽在什么地方等着他的到来;或者觉得老师和同学们被吹上 高高的天空后惟独自己一人来到了学校。 把鞋放在鞋箱里,换上拖鞋上楼梯时,自己的脚步声听起来特别大,稍 微出点小声整个校园里都会有回声,而且声音还特别响。 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光一特别害怕走进空无一人的教学楼里。于是, 一个人在操场上的沙子堆上玩沙子;或者久久地站在鸡棚面前看小鸡刨土, 等待同学们来校。 上二年级之后,光一不那么害怕了,因为从春天起樱老师来到了这个学 校。 樱老师是个年轻的女老师,十分活泼,而且干劲十足。樱老师来校也很 早,比光一只晚十分钟左右。 有一天,樱老师看见了光一,她惊讶地说道: “哟,光一已经来了,老师还以为自己来得最早呢!”说这话的时候, 总觉得带有一种后悔的心情。 因为樱老师早到校的缘故,光一走进空无一人的学校不再感到那么害怕 了。在校园里稍等片刻,樱老师一定会来的。一看见樱老师的身影,似乎觉 得整个学校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了,还产生了勇气,大步走进空无一人的教 室。 樱老师在教员办公室看书、检查学生作业的答案、刻蜡纸印考试卷子。 还经常走到校园里,和独自在校园里的光一聊天。 樱老师说的一般都是有关动物的故事,什么熊啦、长颈鹿啦、狼啦…… 这些故事光一以前都没有听过,每一个故事都使光一感到出神、惊讶。 樱老师讲这些故事的时候好像是在讲自己所熟知的朋友的事情。 “这些故事有趣吧!老师很喜欢动物,有那么一天老师还想去非洲探险 呢!”有时老师目光炯炯他说着这些话。 光一在大脑中这样描绘着:樱老师戴着白色的遮阳帽,抱着枪钻进了密 林。这好像是电影里出现的令人激动的一个场面。但是,万一豹子从密林的 树上扑过来,吃人的土人拿着扎枪出现在樱老师的面前,那该怎么办呢?想 到这里,光一还真为樱老师感到担心。 到了三年级,光一最早到校已经不感到可怕了。其原因有两个:一是光 一所最喜欢的樱老师成了自己的班主任;二是出现了一个和光一比赛谁早到 校的伙伴。 这是新学期刚开学时的事情。 一天,光一像平时一样大步地走进空无一人的教学楼里,当他推开三年 级二班教室的门时,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啊!” 为什么呢? 一个光一不认识的女孩子坐在教室中央的一个座位上,她正在看书,脸 上带着一副一本正经的神情。 起初光一以为自己犯迷糊走进了另外一个班的教室,但他马上纠正了自 己的想法,不可能走错教室的。 “早上好!”看着发愣的光一,女孩子精神饱满地向光一问好,那语调 就像对老朋友说话似的。 “早上好!”没有办法,光一只好回报了一句。 尽管互相同好了,但光一仍然不能解开这个谜。他一直盯着女同学的脸, 好像要找到这个谜的答案。 在学校里以前一次也没有见过这个女孩子。 “你是什么人?”光一不得不这样问道。 “我叫早川真由美!”女孩子用清脆的声音答道。 “昨天转学来的。” “原来是这样啊!”现在一切都弄明白了。 “昨天我没来上学,不知道你的事情。” “是啊,昨天你没在班里。” “我叫光一,星野光一。”光一急忙自我介绍。光一心想,必须热情地 向这位刚刚转学而来的女同学介绍一下学校的情况。于是,他说: “这个学校八点半开始上课,你不用来得这么早。” “我知道。”真由美说道。 “我喜欢第一个到校,在以前那个学校就是这样的!” 听真由美这么一说,不知怎么的光一感到特别高兴。 “我也是这样,以前我总是第一个到校,从一年级起一直到现在,就今 天是第二个到校。”说完此话光一对自己成了第二名感到有点懊恼。 真由美没有理会这一点,她说: “我这么早上学是因为每天早上和爸爸一起出门的缘故,爸爸在东京的 一家公司上班,每天出门都特别早。” “怎么回事,和我家的情况一样。我妈妈也在东京上班,早上我和妈妈 一起出门。” “是吗?”真由美笑了起来。 然后光一和真由美又聊了很多事情,真由美以前那个学校的情况,现在 住的地方,还有真由美自己家的许多事情。 真由美和爸爸在一起生活,这一点光一也知道了。 “咱们俩什么都是一样。”光一惊奇地对真由美说道。 (2)黑色的旋风 光一走到校门口的时候,看见真由美从马路对面走来。 “喂——”光一急忙举手打招呼。 真由美看见了光一也挥了挥手。 在这之前,光一和真由美每天早上都在教室里见面,看谁来得早。像今 天这样在校门口等对方的事情一次也没有过。 光一在校门口等真由美走来,当她走到校门口时光一高兴地说: “今天下分胜负,这种事很少啊!” “不错,平局的日子不多啊!”真由美也说了一句,她手上拿着一把黄 伞。 “真由美,你以为今天会下雨?”光一问道。 “肯定要下雨,瞧这天空的模样。”真由美说着,好像这是理所当然的 事情。 “可是,天气预报说今天天晴,阴转晴。” “天气预报可不能相信。” “是吗,果然要……” 光一担心地看了看天空,天空更暗了,刚才看到的那块小小的“蓝天” 已不知去向。这种天气如果不下雨那才叫怪呢? 光一和真由美走进二楼自己班的教室,拉开了窗帘。他们俩一边开窗一 边俯视着校园。 “樱老师快来了吧?” 这时,一阵汽笛的声音随风轻轻传来。光一所居住的城市位于海边,有 时候因为风的缘故,可以听到在大海行驶的汽船的鸣叫。 “要下雨的话,我可就糟了。”光一把两只胳膊支在窗台上,两手托着 脸颊说道。 就在光一说这话的时候,几股黑风卷着漩涡在校园里的单杠附近不住地 转动着。一圈、两圈、三圈,简直就像个在不停地转动着的陀螺。 “咦,那是什么?”光一叫了起来。 鸡棚里的小鸡们也惊奇地叫了起来。 一会儿,几股黑色的旋风互相碰撞着,形成了一个更大的漩涡,以更快 的速度旋转着。 光一和真由美惊讶地看着。 “阿坎布,阿坎布!” 突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了这种声音,霎时黑色的漩涡消失了,那儿站着一 个男子。 这个男子的脸是什么长相?站在二楼窗口的光一和真由美并不知道。穿 着黑西服的男子大步地走进了学校的大门。 “真由美,你看到了吧?”光一的声音都有点嘶哑了。 真由美一动不动地看着校园,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然后她用打颤的声 音说道: “光一也看到了吧,这不是做梦,是真的。” “那当然,是真的,咱们俩都看到了。”光一说着。但是,眼前所发生 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光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为什么从那黑色的大漩涡中会发出“阿坎布” 的声音呢?又为什么大漩涡中会走出一个男子呢?光一聚精会神地思索 着,但不论他怎样绞尽脑汁,都无法解开这古怪事情的谜底。 “刚才那个男子进学校了,咱们去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怕……”真由美接着说:“等樱老师来了再去看也行。” 这话有道理,那个男子使人感到可怕。如果俩人下楼去看那个男子,不 知那男子将会使他俩尝到什么样的苦头。想到这里,光一想下楼寻找那个男 子的勇气也烟消云散了。 光一和真由美在空荡荡的二楼焦急地等待着樱老师的到来。 可是,惟独今天不同往常,不管怎么等总是见不到樱老师的身影。 这时,下起了细细的、像银线似的小雨。光一望着这场雨,心里觉得实 在可恨。 “有人快来就好了!”真由美嘟囔着。她感到自己和光一仿佛置身于大 海中央的一座孤岛上,这了辈子都不会有人来到孤岛。感到如此胆怯,以前 可从来没有过。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可以看到稀稀落落地打着雨伞来上学的同学 了。红的伞、黑的伞、黄的伞…… 整个学校好像从沉睡中醒来伸了个大懒腰似的,然后生气勃勃地沸腾了 起来,整个校园里充满着一种不可思议的朝气。 “啊,太好了!”真由美说着,她恢复了朝气。 “行了,咱们去找那个男子吧!”说着,光一和真由美冲出了教室。 他们俩在一楼的长长的走廊上跑着,跑到教员办公室打开门一看,谁也 没有。打开隔壁的接待室一看,还是谁也没有。推开校长室的门,里面也没 有人,只有两张非常漂亮的椅子面对面地摆放着,妈像在聊天似的。 广播室、卫生室、二楼的图书室,全都推门进去看了一看,到处都是空 空的,哪儿都见不到穿黑西服的那个男子。 在他俩寻找男子的过程中,学生们接二连三地来到了学校,校园里渐渐 地热闹起来了。 “那个男子也许是个怪人,可能是为了抄近路而穿过校园的吧!”光一 说着。 “是啊,一刮风灰尘飞卷,也许那个男子碰巧经过那里。”真由美说道。 “可是……”光一突然吃惊地说道: “那时咱们不是听到‘阿坎布,阿坎布’的声音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呢?” “阿坎布,阿坎布”真由美的嘴里重复着这句话。 “我也确实听到了,可是也许当时有一种声音听起来像‘阿坎布’这种 声音。” “是啊,阿坎布阿坎布这种奇特的声音以前没有听到过。”光一说着。 然后,他一边重复着“阿坎布,阿坎布”一边回到了二楼自己的教室。 已有一半的同学走进了教室。女同学们嘁嘁喳喳地议论着什么,就好像 教室里放进了一千只麻雀。男同学有摔跤的、有在地板上又蹦又跳的、还有 追逐嬉闹钻进桌子底下藏身的。昨天打扫教室时好不容易摆放整齐的桌子已 经弄得东倒西歪了。 “你们俩去哪儿啦!”看见光一和真由美,他们的好友小川同学问道。 “我走进教室,看见你们俩都不在大吃一惊啊!” 小川同学也是很早就到校的,不是第三就是第四名。 “有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去查了一下。”光一对小川说着。 “什么?奇怪的事情?”小川同学立即把脑袋伸了过来。 于是,光一就把刚才俩人看到的怪事告诉了小川。 “真是愚蠢!”小川君笑着说道: “你们俩上学来得那么早,还没睡醒吧!” “也许是这样,”光一老老实实地作了回答,他接着说:“可那黑色的 旋风可真有其事,三、四股,滴溜溜地转着,挺可怕的。” “我老是在心里祈求‘樱老师,您快点来吧!”可老师根本就没来,真 可怕啊!”真由美插了一句。 “好像樱老师还没来学校。”光一说道。 “我看了看办公室,樱老师不在。”小川说着。 “老师怎么啦?以前老师可一次也没有请过假呀!”真由美担心地说着。 (3)3 十 4=5 不多一会儿,上课的铃声响了。 今天本是有全校晨会的日子,因为下雨晨会停了,改成自习课,自习课 一完就马上上课。 第一节课是社会课,同学们把课本和笔记本放在桌子上,等待老师来上 课。 一阵很响的脚步声传来,声音之响好像使整个走廊都在摇晃。教室的门 推开了,一个大高个儿男子迅速地走进了教室。 “哇——”整个教室响起了叫声。 这是为什么呢?原来三年级二班的班主任老师是大家所热爱的樱老师, 可现在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古怪男子却走进了教室。 这个男子一走上讲台就环视着全班每个同学的脸,并说: “没有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樱老师因为有事,要请几天假。因此,在 这期间我代替樱老师给大家上课。从今天起,希望大家听从我的教导努力学 习。听明白了吗?” “听懂了!”全班同学异口同声地答着。 但是,在此之后大声的喧哗就开始了。因为樱老师向学校请假,这对同 学们来说是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再说,这位代课老师也确实令同学们感到胆 颤心惊。头发带点褐色,还打着卷儿;眼睛不仅长得小,还凹进去,并发出 金色的光;鼻子尖尖的,鼻子下面留着一撮小胡子;那张嘴则大得惊人,不 知怎么的,这位老师还穿着件皱皱巴巴的黑色的晨礼服。 “静下来!”正当同学们叽叽喳喳地喧闹不休的时候,老师突然叫了起 来,声音之大令同学们吃惊。然后,老师的眼睛闪着金光,狠狠地盯着大家, 并说: “我最最讨厌瞎嚷嚷!从现在起,谁再说一句看看,我就用这鞭子狠狠 地揍他!”说着,他拿着鞭子叭地一声抽打在讲台上。 同学们听到这种抽打声,霎时缩了一下身子,从此,教室安静下来了, 好像空无一人似的。 看到这种情景,老师似乎感到满意,他说: “这样就好,只有这样才能好好地学习!” 接着,他从胸口的那个口袋里抽出一条雪白的手帕擦了擦嘴的四周。 “今天从第几页开始讲起?”老师问眼前的一个女同学。 “第三十六页。”女同学细声细语地答道。 “行,下面由坐在最前面的男同学朗读一下。” 于是,被老师指到名字的松山同学站了起来,读起了课文。但是,他语 塞了一下,有的字不认得、显得张惶失措。 “混蛋!”老师大声地骂道,并把鞭子叭叭地朝黑板上抽去。 骂声和鞭子声响彻整个教室,震得玻璃窗都在哗哗地响。那些胆小的女 同学光听到这种声音就会浑身哆嗦,眼看着泪珠就要滚落下来。但是,一哭 出来的话,也许老师又会大发火,因而她们紧咬着嘴唇,强打精神睁着大眼, 忍受着这种恐惧。 “你们有什么问题要问吗?”松山同学读完之后,老师环视着大家的脸 问道。 可是,万一提的问题不合适,也许又会遭到训斥和一顿臭骂,因而没有 一个人举手提问。 “不错,我把你们都教会了!”老师得意地说道。 “好,往下念。那儿的第二个女同学,你读一下!” 老师就这样讲课,一节社会常识课学习了三十页。第二节的理科课也同 样如此,让同学们读完课文之后只说一句: “有什么问题吗?” 但是,因为谁都没有提问,这节课的进度也相当快,一节课学了二十八 页。 这种课多么奇怪啊! 如果是樱老师上课的话,每一页的内容都要让大家思考,相互讨论,相 互提问,一节课最多只讲两三页。而且,樱老师的课同学们都感到特别愉快, 所讲的知识大家都记得住。然而,这位新老师也不知道在讲些什么,也不管 大家有没有听懂,只是一个劲儿往下讲。 第三节课是音乐课。 去音乐教室的途中,光一从走廊的窗口眺望着外面的情景,雨越下越大, 天空犹如夜晚一般漆黑,甚至有时候还能听见远处轰响的雷声。 音乐教室里也是一团漆黑。光一走进音乐教室的时候,上课铃声还没响, 可老师却早来了,他靠着墙站着,津津有味地望着窗外的雨点。 同学们都感到有点可怕,一个同学急忙去按电灯的开关。 “不准开灯!”老师又急忙吼了起来。然后自言自语地说道: “这场雨下得多痛快啊!下这种雨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真正地苏醒过来 了。” 说完,老师坐在钢琴前面,用他那粗壮的大手弹响了钢琴。 钢琴的乐曲不可思议。无边无际的蓝色的大海,海浪的涛声,火辣辣的 太阳,绿色的群岛,岛上茂密的椰子林和芒果树。突然,大雨倾盆,动物和 植物都为大雨的降临而感到庆幸。这乐曲使同学们在脑海中描绘着这样的情 景。 同学们全都听得入迷了。 这时,雨越下越猛,四周一团漆黑,闪电射进教室,教室里一会儿变成 蓝色、黄色、白色,地面摇撼,轰隆隆的雷声不住地传来。 然而,老师对这一切都不屑一顾,他热情地唱着: “逃跑了,逃跑了,从这小镇上逃跑了, 逃跑了,逃跑了,渡过大海逃跑了, 逃跑了,逃跑了,逃到了南方的国家。” 老师那咯吱咯吱作响的歌声响彻了整个教室,椅子、桌子、窗子几乎都 在咯嗒咯嗒地晃动。因为老师使劲过猛,整个钢琴都在左右摇晃,琴键眼看 都要散架了。 看到这种情景同学们更加感到恐惧了,全身都在出冷汗。于是,有的同 学两手捂着耳朵,趴在桌子上。 然而,老师精神振作,用越来越大的声音继续唱着。 第四节课是算术课。 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3+4=”几个字,这些字蹩脚得令人发呆。 “谁会做这道题?”老师问道,声音依然是咯吱咯吱的。 同学们面面相觑,这道题对三年级的同学来说也未免太容易了,出这道 题好像是瞧不起三年级同学似的。但是,也许这道题里隐藏着什么圈套。同 学们不知所措,似乎有一种不能马马虎虎举手的感觉。 “会这道题的人一个也没有吗?”老师又厉声叫了起来。 于是,十来个同学战战兢兢地举起了手。 “好,这个同学来解这道题。”老师指着光一前面的青野同学说道。 “等于 7。”青野同学回答。 “不对!”老师生气地说着:“错了,不等于 7。” 这样一来,全教室又炸了窝。 “太闹了!”说着,老师又叭地挥响了鞭子。 鞭子的声音太响了,震得同学们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 “这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都不懂?”老师贼头贼脑地环视着同学们的 脸。 但是,任何一个同学都不再举手了。 “真拿你们没办法,我把答案告诉你们,都给我好好地记住了。” “3+4=5,都记住了吗?”老师说着,他从讲台上环视着每个同学的脸, 同学们又开始喧哗起来了。老师用鞭子抽着黑板、大声叫道: “安静!这么看来你们并没有听懂,都是一些长着木头脑袋的孩子。这 样吧,我让你们看看 3+4=5 的证据。” “你们都看好了!”老师站在讲桌前面,从皱皱巴巴的右面的那个口袋 里掏出几个好像是打乒乓时用的红球,把它们放在讲桌的右端。 “有几个红球啊?一、二、三,有三个吧!”接着,老师又从左面的那 个口袋里掏出几个白球。 “有几个白球呢?一、二、三、四,有四个吧!”老师一面说着一面把 四个白球放在桌子的左端。 “左边的球和右边的球放在一起就是 3+4 的意思,咱们看看把这些球放 在一起是几个球,你们都好好地看着!”说着,老师把两端的球放在桌子中 央,把它们掺和在一起。 “一个!” “一个!”同学们跟在老师的后面数着。大家都认为 3+4 肯定等于 7, 这样就可以征服这位把错误答案告诉同学们的老师了。 “三个!” “三个!” “四个!” “四个!” “五个!” “五个!” 真是不可思议,数到五个的时候,桌子上一个球也没有了。同学们惊奇 地瞪着大眼睛。老师得意地说道: “怎么样?只有五个球吧!也就是说 3+4 等于 5。都懂了吗?明白的人 举起手来。” 一半同学举起了手。老师可恨地盯着那些不举手的同学。 “还有同学认为这不是真的,这样吧,随便你们怎么试,看看 3+4 到底 等于几。”说着,老师的眼睛里闪出一丝亮光。 听老师这么一说,同学们急忙用铅笔、橡皮等着手进行实验。有的同学 用三块橡皮、四支铅笔,有的同学用颜色不同的彩纸,有的同学则用藏在口 袋里的玻璃球…… 但是,做了实验一看,大家不禁失声地叫了起来,不论怎样实验,总数 都是 5。无论你怎么揉眼睛一次又一次地看,答案都不是 7。 “怎么样,这下都懂了吧!3+4 等于 5……”说着,老师咧嘴笑了一笑, 一排雪白的牙齿在老师的嘴里闪着光芒。 “弄懂的人举起手来!” 整个教室又喧哗起来了,然后一只只手一个一个地举了起来。 “那个系蝴蝶结的孩子还不懂吗?”老师对没有举手而不知所措的女同 学山本说道。 山本吃了一惊,急忙举起了手。 “那个男孩子,你怎么样?”老师问全班学习成绩最好的武田同学。 武田同学那张发青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他也举起了手。 “3+4 等于 5,武田同学真的以为这是正确的吗?”光一心想:3+4 绝 对不会等于 5。 光一用铅笔盒里的铅笔验证了一下,本来应该是七支铅笔的,可不管怎 么数,只看到了五支。尽管如此,答案也不可能是五,要真是这样的话,那 么以前老师所教的那些知识不都是错的吗?因此,光一下定了决心,不论老 师怎样训斥决不举手。 武田同学一举手,刚才那些犹豫不决的同学们也都举手了。因为学习成 绩最佳的武田举手了,同学们心想,这答案准没错。 “懂的人把手举好!”老师仍用咯吱咯吱的声音说着,教室里所有的玻 璃窗都被震得哗哗地响。 光一四周的同学全都举起了手,犹如一片手的树林。然而,唯有光一压 根儿就不想举手。 老师的脚步声向光一一点一点地逼近。 “3+4 等于 5,你不懂吗?”老师的声音在光一脑袋的上方轰轰作响。 “不懂!”光一说道。 “那么你以为 3+4 等于多少呢?” “7!” “混蛋!这么教你都不懂?真笨!”老师一边大声地训斥一面向教室的 后面走去。 “你也不懂?”还是老师的训斥声。 “不懂!”回答老师问题的是小川同学。 “嘿,你这个呆头呆脑的小东西!”接着,又传来了老师发怒的训斥声: “你也不懂吗?刚才不是做实验都让你们看了吗?” “不懂!”真由美这样回答。 光一有点高兴了,小川、真由美同学和自己的观点一模一样。 “3+4 等于几的实验自己没做吗?” “做了!” “等于几?” “5!” “难道 5 这个答案不对吗?” “是的,我认为还是 7 这个答案对!” “哎呀呀,你们这些石头脑袋,简直是无可挽救!”然后,老师面对全 体同学兴致勃勃地说道: “行了,可以把手放下了。全班共四十二名同学,已经弄懂的同学是三 十九名,还不懂的只有三名。由此看来,你们这个班的成绩是相当不错的。” 接着,老师把目光转向光一、小川、真由美,又说道: “可是,这三个人听不懂我讲的课,实在太难办了,让他们继续跟着大 家一起往下学会成为包袱的。对了,你们三个人去走廊上站着,给我好好想 想 3+4 这道题。如果明白了答案是 5 而不是 7 的话,就到我这儿来,我再让 你们三人回到同学们中去……” (4)午餐时间 被罚站在学校走廊里的同学只有他们三个人,其他教室里不断传来了响 亮的读书声。 光一突然想起了樱老师。当樱老师看见他们三人因回答 3+4 不等于 5 而被罚站在走廊里的情景时,樱老师的脸上将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又将 说些什么呢?当然,樱老师肯定会说“你们三人的回答是正确的”,而且还 会把这个奇怪的老师赶出教室。 樱老师怎么会向学校请假的呢?出什么事了?为什么替樱老师代课的竟 是如此奇怪的老师?光一想着这些事情。 光一呆呆地看着窗外,心想:樱老师快来学校那该多好啊! 不知什么时候,雨已经停了。天空一片晴朗,夏日的云儿逍遥自在地浮 在空中。 “刚才那场雨可是一场倾盆大雨。”光一琢磨着。 “早上和妈妈打赌,究竟谁胜谁负呢?下雨则是妈妈获胜,晴天则是我 胜,雨后天又晴了,这么一来就是平局。” 光一马上又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不对,不可能平局。妈妈说的是放学时要下雨,不带伞的话会成落汤 鸡。而我说不带伞不要紧,看来还是我获胜了。” “这种道理妈妈能懂吗?因为下雨了,妈妈什么也没买,妈妈回家不说 这种话就好了……” 光一想马上给妈妈的公司挂个电话。 这时,一阵尖叫的警笛声传进了光一的耳朵。从窗口往外看,只见警车 以飞快的速度驶过校门前面的那条马路。 “真是不可思议,不知是怎么回事,3+4 怎么会等于 5 呢?” 这时,小川同学嘟嘟嚷嚷地说了起来: “也许还是老师说得对,我用铅笔做实验,确实是 5,也许 3+4 等于 7 这是错的。” “没有那么回事,不可能!”真由美的声音很轻,但斩钉截铁。 “3+4 肯定等于 7,全世界每个国家都是一样的,不然的话那就糟透 了。” “那么老师和我们做的实验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 3+4 不是 7 而是 5 呢?”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说着,真由美急忙从口袋里抽出有花样 的纸。 “你们瞧,这儿是 3 张,这儿是 4 张,加起来一共是……” 真由美轻轻地数着,光一和小川也在嘴里数着。 “1、2、3、4、5、6、7、……” “7 张!”  “7 张!” 三个人的眼睛里闪烁出喜悦的光芒,他们互相看着对方的脸,露出奇异 的神情。 “怎么回事,这不是 7 张吗?快去告诉老师吧!”小川同学说道。但是, 真由美却摇了摇头。 “不行,在老师面前数的话,准又是 5 张……” 真由美看着他俩,轻声地说道: “……也许……” 光一和小川一惊,看着真由美的脸。真由美那长长的睫毛动了几下,她 一面深思着一面说: “我们好像被那个老师骗了,所以才会有这一系列古怪的事……” 光一猛地想起了早上所发生的事情。黑色的旋风中传来“阿坎布、阿坎 布”的声音,然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男子。 那个男子不就是教我们的那个老师吗? 想到这里,光一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他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第四节课下课的铃声响了,平时听起来这铃声好像老是在说:“肚子饿 了,太饿了!”然后马上就是大家盼望已久的午餐时间。 下课后教室的门开了,学生们像一窝蜂似地冲到走廊上。 “嘿,被老师罚站了!”四年级的同学们一面说着一面走过他们三人的 面前。 五年级的同学皱着眉头,好像在看什么脏东西似地盯着他们三人。 “这三个人怎么了?” 教导主任一边望着这三人一边惊讶地说道: “那样亲切的老师都叫学生站在走廊上,可见这三个学生是何等的淘 气……” 教导主任在走廊上走着,叽哩咕噜地自言自语: “今天樱老师怎么啦?早上的教师会也没有出席,以为她休息了,可去 教室看了看却有人在上课。课间休息时间,在办公室也没见到她的面。” 三年级二班的同学们也冲出教室,看着这三个人。 “你们快去老师那儿,对老师说 3+4 等于 5。”有的同学在他们的耳边 窃窃私语,然后走了过去。 “这三个人真犟!”有的同学用惊讶的目光看着他们三人。 有的同学嘻嘻地笑着,好像是在说“活该,活该”,冲他们伸伸舌头, 嘲笑着三人。 武田同学夹在大伙儿的中间,他看见光一他们三人的时候,脸刷地一下 红了。当他的视线和光一的目光碰在一起的时候,他好像要说些什么。但是, 他仍低着头从三个人的面前走了过去。 光一真想冲过去问问武田:“3+4 等于 5,你真是这样想的吗? 不一会儿,午餐值日生把饭菜送进了每一个教室。当走过他们三人身边 的时候,一阵香味刺激着他们的鼻子。 去洗手的同学们回来了,教室又恢复了宁静。每个教室里都响起了“我 吃了”的说活声。 “怎么,不让咱们三个人吃饭?”小川哭丧着脸说道。 “喂,你们三个笨蛋进教室!”老师用咯吱咯吱的声音说着。 老师坐在椅子上,他把面包撕成一块块的,一面往大嘴里扔面包一面看 着并排站在他面前的三个人。” “你们三个人都懂了吗?3 十 4 的正确答案是多少?” 老师一面说着一面把杯子里牛奶一口饮尽,牛奶沫子都弄脏了老师的小 胡子,但老师却不想擦一擦。 “如果回答正确就可以吃饭,回答不正确的话你们三个人的饭就由我保 存。”说着,他看了看小川同学的脸。 “说吧,3+4 等于……” “嗯——”小川不知所措。 午餐的香味从教室的各个方向向他们飘来,小川同学一闻到饭菜的香味 似乎马上感到已听见了肚子里的哀鸣:我饿了,我俄了! 如果回答 3+4 等于 5 的话,那就可以和同学们一样,吃到素色拉、炸鱼、 面包和牛奶了。说 5 不是很好吗,只要我心里认为 3+4 等于 7 就行了。正当 小川同学要回答正确答案是 5 的时候,旁边的真由美故意咳嗽了一声。 小川似乎感到真由美的咳嗽声仿佛在说:不能回答是 5。 “3+4 等于 7。”小川同学闭着眼睛说着,他感到眼睛深处涌出了一点 眼泪,这是肚子太饿的缘故。老师听到这种回答多生气啊!想到这里,小川 胆颤心惊地抬头看了看老师的脸。 但是,老师一点儿也没有生气。不仅如此,他脸上流露出极其喜悦的神 色,大声说道: “回答得真棒!喂,哪一个同学把这个学生的饭菜端到老师桌子上来。” 小川邻座的一个女同学把小川的饭菜端来放在老师的桌子上。 “这个学生回答错了,因此不能让他吃饭,老师代他吃这份饭。”说着, 老师猛地张开大嘴,三、四口就把素色拉、炸鱼、面包吃了个一干二净。 “行了,你可以回座位了!” 老师把牛奶一饮而尽,然后问真由美: “该这个女同学回答了,你怎么样,3+4 等于多少?” 真由美抬头看了看老师的脸,老师那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就好像眼眶 里装着什么灯泡似的。 “3+4 等于 7!”真由美果断地答道。 “嗯,这个同学也答错了。”老师高兴地叫了起来。 “哪一个同学把她的饭菜端过来!” 听到老师的说话声同学们哄堂大笑,真由美邻座的那个胖胖的男同学把 饭菜端了过来。 老师的嘴张得很大很大,两三口就将真由美的午餐吃了个精光。 “回座位去!” 老师一边津津有味地喝着牛奶一边说: “这次该你回答了, 3+4 等于多少?” 刚才光一一直瞪着大眼睛看着老师以极快的速度吃饭的场面。那张嘴多 大啊.那副牙又是何等的厉害! 光一心里想着,不由得忘记了回答,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师的脸。 “快点回答!”老师突然粗暴地大吼起来,两只眼睛闪射出光芒。 “还是 7!”光一急忙答道。 老师高兴异常,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叫了起来: “快把他的饭菜给我端来!” 听了老师的话,这次没有一个人发笑。因为大家觉得除了吃自己的那份 饭菜以外,还要把三个人的饭菜也吃完,这样的老师使人感到有点可怕。 教室恢复了宁静,老师很快地就将光一的那份饭菜吃完了。然后,当他 看到那一张张恐惧地望着自己的同学们的脸时,急忙辩解他说道: “嗯,我是有理由的,因为已有三天没吃饭,肚子太饿了,太饿了!现 在终于吃饱了,肚子饱饱的,那种心情多愉快啊!我好像又苏醒了。” 老师似乎十分知足,他用手抚摸着隆起的肚子舒适地闭上了眼睛。 下午第一节课是语文课。 同学们仍然战战兢兢,心想又要被老师训斥、或是挨鞭子的抽打了。 然而,第五节课上得非常简单。 “穿蓝衣服的那个同学朗读课文!”老师说着。 被老师点到名字的同学是阿林同学,他声音颤抖地朗读着课文。不管阿 林同学读到何处,老师从来不说“行了,就读到这里”。即使读错了,他也 一句不吭。 阿林读到第十页,他瞟了一下老师。老师坐在椅子上,用金色的眼睛一 动不动地注视着阿林。但是,老师一句话都没有说。 没有办法,阿林继续往下读,念到了第二十页。尽管如此,老师还是什 么也不说,一直注视着阿林。一声不吭,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对阿林来说实 在是太可怕了。 阿林仍继续往下读,他的声音都有点哑了,好像得了感冒似的。他眼睛 里涌出了泪珠,然而仍拼命地往下读着。 三十页过去了,读到三十八页,一本教科书全都读完了,这下再也没有 什么可读的了。 可老师仍然一直盯着阿林,眼睛里依然闪着光。 “老师,没有什么可读的了!”阿林有气无力地说着。可老师仍然保持 沉默。 没有办法,阿林悄悄地坐了下来。脚都麻木了、无论如何再也站不住了。 老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地盯着阿林。 同学们越来越感到可怕。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教室里响起了同学们的小声议论。 这时,突然响起“呼呼”的一阵异常的声音。 “呼呼——呼呼——” 这谁是老师的鼾声,老师睡觉时眼睛睁着。 鼾声越来越响,整个教室似乎都在这巨大的鼾声中晃动。 这时,一阵响亮的警笛的尖叫声从校门口那儿传了过来。 在这一刹那间,老师猛地扭动了一下身体,眼睛不住地眨着,然后张开 那张大得吓人的大嘴,“哈哈哈”地打了几个呵欠。 “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说着,他站到了讲台上。 听老师这么一说,同学们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早就盼望早一点下课, 这种迫切希望下课的心情以往从来没有过。 “老师再见!” 同学们急急忙忙冲出了教室。 “咱们一起回家吧!”光一一边背起书包一边对真由美和小川说着。 “喂,你们三个人……”老师叫住了他们,接着又说: “你们算术不行,三个人都要多学一点,把这本习题集做到第三十页。” 说着,老师把一本全是练习题的书递给了他们三人。 (5)出逃的鳄鱼 光一、真由美、小川走出了校门。三年级二班的伙伴们一起走出校门的, 可没有一个人搭理他们三人。不仅如此,还有人故意说风凉话让他们三个人 听。 “这三个人也太辛苦了,作业那么多,肚子那么空。” “胡说什么?”光一生气了,他瞪了说坏话的同学一眼。真由美拉着光 一的手腕,在那些同学的面前走着。 “别走那么快!”小川的声音有点忧伤,他从后面赶了上来。 “一跑步肚子就咕咕直响,肚子空空的。哟,眼睛还有点花。” “小川,别说泄气话,挺直腰板,昂首前进吧!我们的回答是正确的, 应该比那些同学更加神气!” “可是,因为我们说了正确的答案才吃了这些苦头,有点不合算啊!哎 哟,肚子真饿啊!再说,还要做这么多的算术作业。” 光一听了此话生气他说道: “什么肚子饿,什么作业那么多,这一点事情是征服不了我们的。刚才 我们不是勇敢地把正确的答案说出来了吗?往后咱们还要用刚才那股勇气干 下去!” 这时,武田同学从后面赶了过来,他的脸红红的,表现出十分难为情的 样子。 “你怎么了?”光一问道。 “我想对你们说说!”武田说着。 “我也一样,有些事情想问问你。”光一继续说: “你说 3+4 等于 5,你真的这样想吗?” 武田的脸越来越红了。 “我是个胆小鬼,因为怕那个老师终于答了个 5,说实在的我想和你们 一样答 7 的。” “果然是这样……”光一放心他说着。 “但是,如果你照自己所想的去说那就好啦!在班里,你学习最好,因 为你回答是 5,所以有不少同学慌慌张张地同意 5 这个答案。那个时候你要 是答 7 的话,班里一定会有一半的同学举手赞成 7 这个答案。” “都是我不好!”武田的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 “从那时起我对自己所说的答案感到十分后悔,太对不起你们了。面包 我也吃不下去,你们肚子饿了吧,虽然只有一块,你们吃吧!”说着,他把 午餐时的面包塞到光一手里,然后像逃跑似地走开了。 “小川,你吃这块面包吧!” 光一把武田给的面包伸到小川的面前,小川飞快地接过面包,狼吞虎咽 地吃了起来。 “对了,你们也肚子饿了,我吃了不少了。”说着,他把剩下的半个面 包还给了光一。 光一和真由美把那半个面包一分为二,送到了嘴里。 “我说这个算术作业怎么办,刚才我数了一下, ”有一百多道题啊!要 是一个人做的话,做一个晚上也做不完的!”真由美忧心仲忡他说着。 “什么,有一百多道题?”小川惊讶地喊了起来。 “哟,有一百多!”光一生气极了,使劲一脚踢飞了路边的一块石子。 小石子打在躺在路边的黑狗的身上,它摇着尾巴惊恐地逃走了。 “对了,就这么办!”光一一面看着逃路的狗一面说着: “你们都到我家里来,在我家里做作业,三个人齐心合力干,那是很容 易的,再说我家里还有点心吃。” “行,就这么办吧!”真由美表示赞成。 “嗯,三个人干准行!”吃了面包小川有了点精神,他说道。 三个人来到了十字路口。 警察在十字路口的中央吹着哨子指挥交通。 “信号灯坏了吗?”三人心想。 突然,警察使劲地嘟嘟地吹着哨子,十字路口的汽车、行人全停了下来。 正在这时,警车鸣叫着,驶了过去。 “从刚才起,警车就来回地转个不停,出什么事啦?” 真由美自言自语他说着,宣传车从她身后驶来,车上的人用麦克风大声 地叫着: “市民们注意,现在广播通知。今天早上,鳄鱼从动物园的笼子里逃了 出来,目前还没有发现它的踪影。如有市民看到过鳄鱼,请马上通知警察局。 鳄鱼是非常危险的动物,在草丛中或河边行走的人请多加注意。” 宣传车一面继续宣传一面跟在警车后面驶去了。 “哎——真可怕啊!动物园的鳄鱼逃了出来!” 小川说着,他的眼睛瞪得圆圆的。 “动物园的鳄鱼,就是那条大的‘伊利埃鳄鱼’吗?”真由美说着。 “嗯,就是那条鳄鱼,已经有一百岁了,是条老掉牙的鳄鱼,总是一动 不动,看上去好像死了似的。它为什么要从动物园逃出来呢?”光一一边不 解地想一边说着。 只要是动物园的动物,这三个人全都了如指掌,因为樱老师特别喜欢动 物,经常带他们去动物园,并给他们讲解动物的事情。 “找不到这条鳄鱼可就危险了,这是鳄鱼中最危险的吃人的鳄鱼啊!” 小川担心他说着。 “一定是往海边方向逃去了,伊利埃鳄鱼是生活在印度和马来西亚的, 可能朝那个方向游去了。”光一说道。 “可是到海边有一公里多的路程,那么大的鳄鱼慢腾腾地在路上走一定 会被人们发现的。我认为鳄鱼一定躲在这个城市里!”小川说着,他不同意 光一的看法。 “我越想越可怕,别再说鳄鱼的事了。”真由美惊慌他说道。 三个人来到了光一家。 光一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想打开自己家的房门时,他的心里突然浮现出 大鳄鱼藏在家中的情景,不禁感到毛骨悚然。带来了两个朋友,这实在是太 好了。 “进去吧!” 光一把小川、真由美请进屋子后,从柜厨里取出绿颜色的放紫菜的罐头 盒子。光一的点心就装在这里面,但里面装的是什么点心,在打开盖子之前 光一是不知道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些点心都是妈妈前一天晚上下班回家途 中买的,等光一睡下后再放进罐头盒子里,这是一条规矩。 今天这绿色的罐头盒子里装的是两块牛奶糖。六块饼干、三个果子冻。 “每人两块饼干、一个果子冻。牛奶糖只有两块,三个人不好分啊,怎 么办呢?” “要是那个老师的话,也许两块牛奶糖分给三个人每人可以得到一块。 但是咱们就没有这个本事,我不要牛奶糖了。”真由美说着。 三个人津津有味地吃着,还从厨房里端来了茶,美滋滋地喝着。 “还有面包呢,不吃吗?”光一问道。 “够了,谢谢光一的款待。咱们快做算术作业吧!”真由美说着。 三个人把题目分了分,立即做了起来。过了两个多小时,一百多道题全 部做完了。 “唉呀,真不简单,没想到这么快就全做完了。”真由美的声音。 “作业是做完了,可肚子又饿了。”小川说着。 “确实如此,还是吃面包吧!”说着,光一便从厨房里取来了面包、黄 油和果子酱。 “我去沏点红茶!” 真由美熟练地沏好了茶,给每人倒了一杯。 “我和爸爸两个人生活,所以做菜、搞卫生、裁缝等活儿都会做。” 三个人一面吃着一面聊天,话题一转,又说起了樱老师和那古怪的老师。 “唉,真讨厌,明天还要去学校上学。”小川叹着气说道。 “樱老师快点办完事回学校就好了,这样就再也不用那个老师代课了。” 光一说道。 “是啊,真的是这样。樱老师决不会说 3+4 等于 5 的。哎——,樱老师 怎么还不回来呢?”真由美说着。 “怎么样,咱们给樱老师家里挂个电话,问问樱老师什么时候来学校。” 光一的话音刚落,小川和真由美表示赞成忙说: “这个主意不错!” 电话在公寓的入口处,光一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十日元的硬币,投进了 电话机里。 “喂喂——喂喂——,是樱老师的宿舍吗?”光一向道,真由美和小川 也把耳朵贴在听筒旁认真地听着。 “是的,有什么事?” 对方的声音很轻,软弱无力,像是个老奶奶。 “樱老师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来学校上课?” “喂,你在说什么呀!” 老奶奶的耳朵好像有点聋,光一所说的事情似乎一点儿也不明白。 因此,光一必须大声他说话,声音大得几乎全公寓的人都能听得见。老 奶奶好像终于听明白了光一的问话。 “没听樱老师说有什么事情,她像平时一样出门去学校上课了。” “什么,没这么回事!樱老师没来学校上课,其他老师说樱老师有事要 请几天假。” “什么呀,你说的我一点儿都不明白。喂,喂喂——” 光一所说的事情老奶奶好像一点儿都听不明白,光一失望了,咔嚓一声 挂了电话。 “奇怪,今天早上老师出门来学校了。”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真由美和小川互相瞪着眼睛问道。 “老师不至于被鳄鱼吃了吧!”真由美的声音在颤抖。 这时,公寓前又响起了警车的警笛声,警车后面传来了宣传车上的麦克 风的广播声。 “市民们请注意,现在广播通知,从动物园出逃的鳄鱼还没有找到。如 有市民发现了鳄鱼,请立即向警察报告。另外,晚上一人走路时请多加小心, 晚上家家户户要注意关门,也许什么时候鳄鱼会向人发动袭击。” 警车和宣传车开走之后,三人仍一声不吭地呆在那儿。 真由美的身体突然哆嗦起来了,她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也许那个老师是鳄鱼变的,你们好好想想看,脸和体型怎么看都和鳄 鱼一样……… “你这么一提,确是很像。可是……”说到这儿光一沉默了。 “你要说什么啊!”小川问道。 “现在科学十分发达,向月亮发射了火箭,今天早上新闻还说比以前厉 害十万倍的原子弹也制造出来了。鳄鱼变成人这种事根本不可能有的。” “可是,今天早上咱们俩不是看见了那奇怪的场面了吗?” “黑色的旋风中出现了一个男子。” “后来又听见了阿坎布阿坎布的声音。” “阿坎布阿坎布。”光一不住地重复着这几句话,脑海中清晰地浮现出 今天清晨他和真由美俩人所看到的不可思议的怪事。 (6)城市和大海之夜 真由美和小川从光一家出来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了。 晚霞把天空染得通红,鲜红的霞光洒遍了整个城市,看上去全城好像在 燃烧一般。 “总觉得这个城市的模样令人可怕。”真由美说道。 “可是大家都在漫不经心地走着,和平时根本就没有什么两样。”小川 说着。 “因为大家都一无所知,鳄鱼变成了人他们怎么会知道呢?” “真由美想得太多了,鳄鱼怎么可能变成人呢?大人们听了你的话要笑 你的。” “可是警察这么卖力气地到处找鳄鱼,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说真的,那 么大的动物不可能不会被人们发现的。” 在香烟店的拐角处,真由美和小川分手了。她一个人走着,边走边自言 自语: “连原子弹都有的世界上,鳄鱼变成人逃出公园这种事不会有的。” 这是刚才光一所说的话,现在想想此话好像是真的。 这么说的话,任何人都会表示赞同,说:“确实如此!” 真由美把那句话出声说了二十遍、三十遍,不论她重复多少遍,脑海中 不断地旋转的那个谜还是无法解开。 “这样想的话又怎么样呢?”真由美自言自语: “因为现在是原子弹都有的世界,所以鳄鱼也会变成人来到人间……” 这么一想,真由美眼前紧锁着的铁门无声无息地洞开了,她仿佛感到自 己看见了对面无限宽广的景色。 “对了,这么想不是也可以的吗!这么一来,我以为不可思议的事情全 部可以得到解释。”真由美对自己所创造的理由感到十分满意。 真由美一边想一边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自己家的公寓前。从窗 口望去,可以看到各个屋子的灯光,惟独真由美家的屋子一团漆黑。因为真 由美和爸爸还没有回家的缘故。在这种时刻,真由美总是感到寂寞。 “没有妈妈真冷清啊!”每次真由美都是这样想的。 但是今天不同,真由美运用刚才自己所创造的理论这样说道: “因为没有妈妈,所以很愉快。” 确实是这样! 做些自己所爱干的事情,打扫屋子、做晚饭。如果有妈妈的话经常会听 到“去干点事情”、“别老看电视去学习”之类的话。没有妈妈这不是很愉 快吗? 不、有妈妈的话肯定是很愉快的。但是,没有妈妈也确实是有许多愉快 的事情。 真由美走进漆黑的房间,开亮电灯,然后热情地打扫屋子。不知怎么的, 真由美兴高采烈,产生了想吹吹口哨的心情,其实真由美不会吹口哨。 真由美还想为爸爸做一顿美味可口的晚餐。 “对了,做鸡素烧!” 和邻居家的家庭主妇一样,真由美提着买东西的袋子向蔬菜店和肉店走 去。 “还是孩子比大人管用!”真由美又嘟囔开了。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爸爸从单位回来了。 “爸爸回来啦,今天晚上吃鸡素烧!”真由美说道。 “真的,那太好了,鸡素烧是爸爸最喜欢吃的菜。”爸爸高兴他说着。 在洗澡间,爸爸洗了洗手和脸换上和服走了出来。真由美把小炉子放在 桌子上,煮了煮肉。 “今天的真由美心情特别高兴啊,有什么好事值得你那么高兴?”爸爸 嘲笑他说道。 “爸爸,以前我以为没有妈妈挺寂寞的。可现在我这样想,没有妈妈也 很愉快。这种想法不对吗?” “你,你说什么?”爸爸以惊讶的表情看着真由美,然后他急忙问道: “稍微等一等,爸爸喝点自己所喜欢的酒行吗?” “行,请吧!” 爸爸把威士忌放在桌子上,舒适地喝了一口。 “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真由美又说了一遍。话音刚落,爸爸说: “你的想法很好,爸爸非常赞成。” “那么大人不如孩子伟大这一点爸爸是怎么看的?” “这点我也同意,因为大人不能像真由美那样想到这些问题,仅仅是这 方面小孩比大人了不起……”爸爸一面把一块肉放进嘴里一面说着。 “爸爸,还有一件事……”真由美双眼直视着爸爸说道。 “下面我要说的事情爸爸相信吗?” “啊,那当然相信啦!爸爸也信奉这种主义:不相信大人却相信孩子。 可是,你究竟要对爸爸说什么呢?” “鳄鱼变成人的事情。” “什么?鳄鱼变成人?” 真由美的爸爸瞪着大眼睛望着真由美,他看到真由美那张认真的脸庞 时,果断他说道: “好吧,你说吧,爸爸认真地听你说。” “嗯——” 真由美猛地觉得心头一阵发热,她把今天早上所看到的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五一十他讲给爸爸听。 在这同一时刻;光一一个人在家等着妈妈下班回来,可左等右等还不见 妈妈回来。 “今天打赌是妈妈输,大概会给我买些什么东西回来吧!”光一特别操 心这件事。 等着等着,渐渐地光一的肚子饿了,再也不能等妈妈回来再吃饭了。 “肚子饿了就吃柜子里的面包。” 光一想起了早上妈妈说的这句话。于是,他取出剩下的面包,一面抹黄 油,另一面抹果子酱,三片面包叠在一起,一次塞进了嘴里。 他又想起冰箱里还有牛奶。 光一一面喝牛奶一面嚼着面包、看着电视。 到了八点,可妈妈还没有回来。警车的警笛声不时传进光一的耳朵。 “鳄鱼还没有抓到,果真像真由美所说的那样。鳄鱼变成了人吗?” 光一猛地想起了那个古怪老师的身姿,凹进去的金色的眼睛,大嘴,尖 鼻子下面有小胡子,尖锐的牙齿、皱皱巴巴的晨礼服,吃饭吃四个人的,说 3+4 等于 5……” 这个老师确实可疑,越想越觉得他是鳄鱼变的。 不仅如此,光一还非常担心樱老师的事情。 怎么办才好呢?光一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他急忙推开房门,从二楼跑下 去。 对了,在这种时候还是听听老师的意见好。光一给二年级时的班主任奥 田老师打了个电话。 “怎么啦,光一?给我打电话有事情吗?”话筒里传来了奥田先生亲切 的声音。光一想起了奥田先生的脸庞,眼镜后面有一双像大象一样细细的眼 睛。 “老师,不得了啦!鳄鱼变成了人,好像在我们教室讲过课……” “在说什么啊,鳄鱼……” “是的,确实好像是鳄鱼,可是……”光一把今天教室里所发生的事情 全都告诉了老师。话筒里传来了老师乐呵呵的亲切的笑声。 “光一,你妈妈回家了吗?” “还没有。” “还没有啊?”老师同情他说道: “因为一个人在家,你以为逃出动物园的鳄鱼也许会闯到你家里来,所 以很担心吧。这大概是你打盹儿时做的梦吧!光一,你放心好了,鳄鱼会被 抓住的。” “老师,这不是我做的梦,是真的!”光一急忙说道。 然而,老师仍沉着他说: “你妈妈快要回来了,在妈妈回来之前读点愉快的童话等着妈妈吧!” 光一失望了,他放下话筒,觉得老师讲的有道理。说真的,就是光一自 己也不相信那位老师是鳄鱼变的。 九点了,电视报告新闻。戴着眼镜的播音员不无担心地开始报道: “一个国家在南部海面进行了比以往大十万倍的原子弹实验,原子灰尘 将会飘落到日本国土上。” 最后,播音员还报道了光一所居住的城市发生的事;鳄鱼逃离动物园, 尚未捕获。 然而,这时的光一躺在电视机旁的沙发上熟睡了,因为今天发生了各种 各样的事情,他太累了。 美丽的月光洒在城市的上空。 上午那场雨的功劳,全城市所有的树木都吸足了水分,在月光的照射下 闪烁出白光。 从这个城市往南走一段,大松树整齐地排列成一行,这排松树面对着大 海。 大海沐浴着月光闪烁着银色的光芒。大海的中央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岛, 没有任何人在岛上居住。以前这座小岛上曾有过灯塔,因此至今还残存着用 水泥建造的已倒塌了一半的灯塔。 在这座灯塔里,有一个年轻的女人。 “救命,来人救命啊!” 这个女人对着大陆上的小小灯光拼命地呼救。但是,不论她怎样呼救全 是白搭,因为这座灯塔到大陆相距很远很远,呼救声是传不到大陆上的。 “哎呀,这下可怎么办呢?”这个女人在嘟囔着。 “怎么会有现在这种事情的,真是莫名其妙。” 确实是如此。今天早上,这位年轻的女人像往常一样向小学校走去。天 空一片漆黑,眼看马上就要下雨。 突然,这位女人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令人可怕的男子。 “我有话想对你说。”男子说道,一个人独自笑着。 “阿坎布,阿坎布……”他大声叫着。 突然,四周的样子一下子全变了,还传来了海浪的涛声。不知什么时候, 这个女人和可怕的男子已来到了这座岛上。 “你想说什么?”女人大吃一惊,但她仍狠狠地盯着可怕的男子。 “我必须去学校给孩子们上课,快把我带到原来的地方去!” “别着急,听听我的话! “不,我没有时间听你的废话!” 女人看了看手表,继续说: “学校马上就要开始上课了”。其实,离上课时间还早着呢,她故意这 么说的。 “唉,真没办法,你无论如何都要去学校给孩子们上课吗?” “当然啦,孩子都在等着我!” “这样吧,我替你去给孩子们上课。我在上课的期间,你就呆在这座岛 子上。在我回来之前,你好好地想一想,是否能做我的妻子并和我一起去南 面的岛屿。” “什么,你说什么?”女人惊慌地叫了起来。 但是,这时那个可怕的男子已从女人眼前消失了,惟独留下了那费解的 “阿坎布阿坎布”的叫声。 “用不了多长时间,那个可怕的男子准会回来的。那时怎么办才好呢?” 女人望着闪烁着银光的大海沉思着。 就在这时,穿着晨礼服的那个男子一下子出现在她的面前,他手上捧着 一束鲜花。 “请放心,我已经给你的孩子们上完课回来了。 完全是照课程表上的课。 “哎呀——”女人吃惊地叫了起来。 “孩子们不感到这一切不可想象吗?” “哪里,要骗骗这些毛孩子还不容易?只要是老师说的,他们都以为是 对的。但是,上算术课时差点露了马脚。我在黑板上写 3+4 等于 5。唉,我 以前就不怎么喜欢算术……” “3 十 4 等于 5?那教室里的孩子们还不闹翻天?” “没有,我用拿手的魔法把他们蒙骗过去了,这个魔法就是三支铅笔和 四支铅笔合在一起等于五支铅笔。” “孩子们都受骗了吗?”女人对此很疑惑,她继续问道。 “四十二个学生中有三十九人给我骗了。另外三个学生太固执了,他们 不听我的话,硬说 3+4 等于 7。” “只有三个人?”女人感到窝心,她紧咬着嘴唇。 “这件事就说到这里吧!”男子安慰他说道。 “现在,你应该回答我了,能做我的妻子吗?” “不,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女人用力地摇头表示反对,并且说道: “你把我从这个岛子上放出去,你为什么让和你毫不相识的人吃这种苦 头呢” “不,我早就认识你了。以前见过你三十回,每见到你就对你越来越爱 慕。” “什么,见过我三十回?”女人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 不可能的,以前一次也没有见过这个满脸凶相、奇怪的男子。 “当然有三十回了,你每次来看我时都带着孩子们。” “什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恐惧地看着男子。 “你还不明白?我是城里动物园里的鳄鱼啊!” “天哪——”女人失去了知觉,差一点晕倒在地。 “你要挺住,振作精神听我的话。”男子说道。 “我就是从动物园里逃出来的鳄鱼,但我希望你不必恐慌。为什么呢? 因为我以前是南国一座岛 上的王子。”鳄鱼撒谎说道: “阿坎布是我的名字,我被人欺侮中了魔法变成了鳄鱼,并且被人抓到 日本,运到城里的动物园。这一辈子我再也不能变成人了,为此感到绝望。 魔法师说过,在南方的海岛沉入海底以前是无法破除这一魔法的。可是很奇 怪,今天早上我突然变成了人……” 听了鳄鱼的话,女人心想:“也许用了比以前威力大十万倍的原子弹做 实验,那座海岛已沉入海底的缘故吧!” 但是,女人不能把这话说出口,她仍装出莫名其妙的神情听鳄鱼的讲述。 鳄鱼继续说道: “因此,我从现在起就想回到自己的海岛,回到岛上后我就是岛国的国 王,国王需要有一个美丽的王后,所以我迫切地希望你能当我的王后。你只 要听从我的话,为了你,我可以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泪珠从男子的眼睛里涌了出来。女人心想:要是他知道海岛已经消失时, 他会感到多么惊讶。不能告诉他,不然的话他会

相关推荐

上一篇:二○五教室 下一篇:巧克力战争

泡泡少儿热门课程